任悲傷眠安



秋夜的遠處,傳來聲聲車笛,作響著顫動的心緒,如此彷徨的徘徊在無聲的世界裏,任由落寞的憂傷侵襲著茫然了好久的心傷。潛伏在悲情氾濫的深淵,坐看四季;看盡繁華碎落,春去冬來。那些與故事不約而至,顛倒繚繞的時光,就這樣,又一次輾轉了輪回,佇立在忘情的荒蕪裏,攥一任殘葉,幾欠秋天、才肯讓悲傷眠安HIFU 療程

記憶的枷鎖在回憶禁錮的心門裏,卻怎麼也鎖不住那一段隱襲的悲傷,歲月在過往的長河裏,究竟流淌了多少這樣孤單的心緒?無數次反復地問自己,那些路過在淒涼裏,曾放任了我多少的灰涼,盡濕透了命運,在淚兒打轉的眼眸裏,迷離的望著一絲無助的落寞?其實;很不喜歡這種感覺的存在。

曾多少次,在無所適從的城市裏Dermes,踽踽獨行地走過熟悉和陌生,在燈火闌珊的街角處,留下過長長地歎息。總有一個人,心疼了好久之後,總是會受傷,那般傷;如此不知所措。愛與被愛同時都是傷害,很多事情永遠都無法想通,或許就如同一座城市,不同角落裏的我們,有著思念彼此的想念,卻總是拉開了距離,不是天涯,卻是海角。

相聚離開,有時候卻也是一種愛,在世俗的塵埃裏,無論何時;都有不同的方向。不知曾多少次,就這樣潛伏在夜的深淵,想一切記憶裏走過的零碎,往事如同的給寂寞穿上了一層寒涼的外衣,就這樣溫暖著自己的心扉,好像所有的思緒,每到夜裏,就這樣的清醒,而卻悲傷,讓自己難眠。

記憶一路漂泊,安靜地坐在電腦前Dermes,打開博客,又這樣記寫著心情的碎念,有時候,有些話總怕說出,也怕被人無意之間看到,不是不想說,而是不想在與任何人去分享。秋天;總是一個傷感的季節,不知何緣故,對秋天,我好想欠下太多關於回憶的東西,一度踟躇著悲傷的腳步,流浪在歲月的塵煙裏。

寂寞的輕吐一口煙,突然想起,那年秋天,母親送我的車站,那時候的自己,懵懂無知的輕狂少年,其實;懂得並不是很多,關於社會的經驗和人生的滄桑,幾乎全部在深邃的大腦裏歸零,也不曾曉得,現實,就是如此現實。每次與情感對話,我總能想起父親的那句訓誡“受過一次傷,才會知道疼,走過一段路,才懂得苦”。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

QR 编码
Q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