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開的光陰



當時學校的宿舍是一通間,中間是一條難容倆胖人錯身的過道,靠牆兩邊分別樹四個瘦削破舊的上下鋪。下鋪早給先到的同學佔領了,我只能挑選位居高位的上鋪。父親雙手扶床向裏撐了撐搖了搖,床體四周無遮無攔,亦無腳踏可上。他為我挑了一張床,還算文靜,沒有“嘎吱嘎吱”亂嚷嚷。然後他從棉被裏掏出蚊帳,牽牽扯扯才發現牆上無任何掛勾,帳子根本無處生根。他對我說,你不要走開,我去外面買幾根竹竿回來再掛。這地方蚊子多,不掛帳子你是睡不著的。

父親甩起袖子抹了一把汗便出門,留下我看著斷壁殘垣尚未恢復生機的宿舍,一門心思地想,萬一晚上一個鯉魚打挺翻將下來,豈不腦袋開花?一間小而破舊的宿舍放八張“唐宋年間”的舊貨,如同一只碗裏下餃子,擁擠不堪。

沒過多久,父親拿回四根頂衣服的頂叉,他說這年頭不興用竹竿,根本沒有賣的,只能將就用這個。父親爬上床後,發現又一問題接踵而至,只帶了系帳子的細線,卻沒有預備綁竹竿於床架上的粗繩,於是他又出去,風塵僕僕回來時,襯衣上那長長的袖子居然短了一大半,我笑他有創意,真會就地取材,兩截袖子被他裁下,脫胎換骨變成了四條結實的繩索。

父親縱身躍上床,開始綁頂叉,蹲下的身子幾近趴著床架,卑躬屈膝地一圈又一圈地綁著,腳一點點小心翼翼地移動,方寸地盤,來回蜷縮。床在他的體重下吚吚作語,每換一個部位,床就“吚呀”亂哄一片。好不容易綁完,當他站直身子,正準備把四角帳頂往頂叉上系時,床不聽使喚猛地一陣搖晃。我不由自主地伸開雙臂想要去接,心跳出嗓子眼嚇得汗珠連滾帶跳。父親說,不怕,我這身板是摔不壞的。
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

QR 编码
Q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