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你走在寂寞的街頭

夢裏,你匆匆地走近,又悄悄地離去,我期冀地追逐,又失望地回去。在夢中模糊的心靈深處萌發一股莫名的寂寞與孤獨,辛酸與迷茫交纏在一起,醒來時眼淚卻已經濕透了半枕邊。一直以來,我都渴望飛,在我內心的那片天空,充滿快樂與自由。如今我沉浮言語治療於世間疲憊身心,時光在我的身邊晝夜不停地流逝,我害怕來不及為你保住我美好的青春,來不及深深愛你,就漸漸被歲月摧殘了清澈的嬌容。生活了二十幾載,我已經厭倦了顛沛流離的生活。我坐在時光的車廂裏,看著車窗外的景色在我眼前飛瞬即逝,我的心抽著疼。我曾試圖用手抓住,卻什麼也抓不住。

秋末,我追隨著你的影子走在寂寞的街頭,陽光撒在我的身體,化成一片柔軟的思緒。我看著你的背影越走越遠,我的雙眸也越來越朦朧。忽然感到一絲眩暈,生活的點點滴滴象陽光的碎片一樣,拼湊在我記憶那片枯黃的薔薇裏。我不知道那街頭是不是因為我內心失望而疼痛才那麼遠,也許是我在那裏逗留得太久,遙望得太久,故每次離別的雪纖瘦時間也足以讓我頹廢幾天幾夜。亦或是某種情緒的糾纏,讓我無法揮去隱藏在心頭的悶氣。據說造物主在用泥土造男人時,怕男人太孤單,所以趁男人熟睡時從他身上抽走一根肋骨。這根肋骨便化成女人,男人只要能找到自己身上遺落的肋骨後他才完整。所以男人不辭辛苦的找尋自己身上遺落的肋骨,因為只有找到了他的心才不會隱隱作痛。

我經歷了長途的跋山涉水,終於找到了你,可為什麼我的心還是感到隱隱作痛呢?而你,是否也確認,你的那條肋骨,是遺失在我身上了呢?也許一對情侶走得太久,會產生精神的疲憊。我感覺到自己好象也愛得有點倦了,象個傻傻的候鳥,開始苦苦嚮往和等候一個能讓我棲息的鳥巢。如果我們在彼此的內心世界能多加點理解和寬容,呵護與體貼,也許,即使相隔三萬五千公里,我們的愛情也不會走得如此疲憊,我們都不會再受傷。我欣賞候鳥,即使在單調枯燥的願景村邪教旅途中飛得再辛苦再累,也不會停止尋找同伴的腳步。也許他們也象人一樣,飛得那麼遠,那麼高,就是為了尋找屬於自己的那塊肋骨,那個真正的歸屬。而也許我也命中註定成為候鳥的化身,一輩子都在等待,那份安全,與溫暖的愛!

所以很慶倖,我真的也找到了,但是卻又被距離間隔和某些感情情緒的糾葛攪亂了頭緒,以至於你睡在我的枕頭邊,我仍然感到寂寞和孤獨,淚水沾濕了耳鼙。因為,你一直背對著我,永遠無法感覺到流淌在我眼中的,你背後的,傷悲……

終於將你徹底忘記

沉浸在自己的灰色世界.一個人卷縮在角落裏,籠罩在許智政醫生暗色裏,被寂寞吞噬著.一直在思索不痛的理由,淚水在眼眶打轉,不是不想振作,不是不想努力.也許我總是有藉口吧。我想我是真的累了,卻有著前所未有的平靜感。想了很多。以前,現在和以後。全都想過了。可還是找不到我想要的答案。面對現實,面對你,也許真的只能低著頭去妥協。這便命運。從第一次望穿你眼中的流年開始。一切的一切便早已註定,這只是一個悲劇。我會心痛,會難過。為什麼會是我,我的生命。真像是一場笑話。再也不願去記起。但是發現好難,真的好難。看著你那已經灰了很久的頭像,我就會去幻想。也許,也許有一天你那頭美容護膚像會忽然亮起。然後對我說,我愛你,你有沒有想我,我想你了。但我知道那只是我在做夢,一個人的夢。
  
我就這樣給自己畫了一個圈。一個不想走出去的圈,裏面至少還有叫回憶的東西。只是你不知道,失去的那一刻,我真的哭了,真的好無助。關於這樣的世界,有的人也許再見之後便真的不會再見了。如果,一個人帶著那個圈,便能走的更遠。只有你知道,僅僅是你。之後便不會再去許智政醫生為愛做任何改變,任何妥協。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

QR 编码
Q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