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似乎已不再那麼寒冷


中午,是太陽光線比較強烈dermes,也是一天最暖和的時候。陽光給這座城市抹上淡淡的金輝,光線不再那麼強烈、刺眼。映在臉上,像情人的小手輕柔地撫揉你的面頰;灑在身上,如母親囑咐遠行兒女的言語溫暖著自己的心床;映照街道,好似姑娘眼中的秋波吸引你情不自禁朝著陽光的方向走去,無悔無怨地去感受那冬日裏的暖陽。

午後,一縷陽光隔窗悄悄地照射進來美白去斑,懶散地灑向地面,單位宿舍裏洋溢著溫暖,極不情願地從床上下來,走在窗前,推開窗戶。回身來到辦公室,沏一杯紅茶,端在手中細細品味,此時的我,控制自己不去想任何事情,盡情的享受著這陽光的沐浴,短暫的忘卻,帶來的那份愜意,不知是否可算做寂寞之中的一件幸事!

冬日暖陽,映在臉上、灑在地上hong kong apartments、暖在心上,無私地、毫不憐惜地奉獻著,把那縷光、那份熱,那份愛,傾情地揮灑給她眷戀的土地;冬日暖陽,是明媚的,是燦爛的。她是嚴寒裏的一份熱、嚴冬裏一枝花、黑暗裏的一束光,給人溫暖、勵人紛芳,催人奮進;冬日裏的陽光顯得那麼溫暖,肆意地瀉在身上,那顆煩躁的心在她的溫柔撫摸下,變的空曠,變的平和,變得溫馨,不再恍惚、不再奢望、不再幻想,無形中賦予了一種“安之若素”的智慧靈光。

任悲傷眠安



秋夜的遠處,傳來聲聲車笛,作響著顫動的心緒,如此彷徨的徘徊在無聲的世界裏,任由落寞的憂傷侵襲著茫然了好久的心傷。潛伏在悲情氾濫的深淵,坐看四季;看盡繁華碎落,春去冬來。那些與故事不約而至,顛倒繚繞的時光,就這樣,又一次輾轉了輪回,佇立在忘情的荒蕪裏,攥一任殘葉,幾欠秋天、才肯讓悲傷眠安HIFU 療程

記憶的枷鎖在回憶禁錮的心門裏,卻怎麼也鎖不住那一段隱襲的悲傷,歲月在過往的長河裏,究竟流淌了多少這樣孤單的心緒?無數次反復地問自己,那些路過在淒涼裏,曾放任了我多少的灰涼,盡濕透了命運,在淚兒打轉的眼眸裏,迷離的望著一絲無助的落寞?其實;很不喜歡這種感覺的存在。

曾多少次,在無所適從的城市裏Dermes,踽踽獨行地走過熟悉和陌生,在燈火闌珊的街角處,留下過長長地歎息。總有一個人,心疼了好久之後,總是會受傷,那般傷;如此不知所措。愛與被愛同時都是傷害,很多事情永遠都無法想通,或許就如同一座城市,不同角落裏的我們,有著思念彼此的想念,卻總是拉開了距離,不是天涯,卻是海角。

相聚離開,有時候卻也是一種愛,在世俗的塵埃裏,無論何時;都有不同的方向。不知曾多少次,就這樣潛伏在夜的深淵,想一切記憶裏走過的零碎,往事如同的給寂寞穿上了一層寒涼的外衣,就這樣溫暖著自己的心扉,好像所有的思緒,每到夜裏,就這樣的清醒,而卻悲傷,讓自己難眠。

記憶一路漂泊,安靜地坐在電腦前Dermes,打開博客,又這樣記寫著心情的碎念,有時候,有些話總怕說出,也怕被人無意之間看到,不是不想說,而是不想在與任何人去分享。秋天;總是一個傷感的季節,不知何緣故,對秋天,我好想欠下太多關於回憶的東西,一度踟躇著悲傷的腳步,流浪在歲月的塵煙裏。

寂寞的輕吐一口煙,突然想起,那年秋天,母親送我的車站,那時候的自己,懵懂無知的輕狂少年,其實;懂得並不是很多,關於社會的經驗和人生的滄桑,幾乎全部在深邃的大腦裏歸零,也不曾曉得,現實,就是如此現實。每次與情感對話,我總能想起父親的那句訓誡“受過一次傷,才會知道疼,走過一段路,才懂得苦”。

離開的光陰



當時學校的宿舍是一通間,中間是一條難容倆胖人錯身的過道,靠牆兩邊分別樹四個瘦削破舊的上下鋪。下鋪早給先到的同學佔領了,我只能挑選位居高位的上鋪。父親雙手扶床向裏撐了撐搖了搖,床體四周無遮無攔,亦無腳踏可上。他為我挑了一張床,還算文靜,沒有“嘎吱嘎吱”亂嚷嚷。然後他從棉被裏掏出蚊帳,牽牽扯扯才發現牆上無任何掛勾,帳子根本無處生根。他對我說,你不要走開,我去外面買幾根竹竿回來再掛。這地方蚊子多,不掛帳子你是睡不著的。

父親甩起袖子抹了一把汗便出門,留下我看著斷壁殘垣尚未恢復生機的宿舍,一門心思地想,萬一晚上一個鯉魚打挺翻將下來,豈不腦袋開花?一間小而破舊的宿舍放八張“唐宋年間”的舊貨,如同一只碗裏下餃子,擁擠不堪。

沒過多久,父親拿回四根頂衣服的頂叉,他說這年頭不興用竹竿,根本沒有賣的,只能將就用這個。父親爬上床後,發現又一問題接踵而至,只帶了系帳子的細線,卻沒有預備綁竹竿於床架上的粗繩,於是他又出去,風塵僕僕回來時,襯衣上那長長的袖子居然短了一大半,我笑他有創意,真會就地取材,兩截袖子被他裁下,脫胎換骨變成了四條結實的繩索。

父親縱身躍上床,開始綁頂叉,蹲下的身子幾近趴著床架,卑躬屈膝地一圈又一圈地綁著,腳一點點小心翼翼地移動,方寸地盤,來回蜷縮。床在他的體重下吚吚作語,每換一個部位,床就“吚呀”亂哄一片。好不容易綁完,當他站直身子,正準備把四角帳頂往頂叉上系時,床不聽使喚猛地一陣搖晃。我不由自主地伸開雙臂想要去接,心跳出嗓子眼嚇得汗珠連滾帶跳。父親說,不怕,我這身板是摔不壞的。


心也緊緊貼在一起,天涯咫尺。


你的夢裏有她,她的夢裏有你,常在夢裏相聚,心裏便幸福滿滿,春暖花開。即使獨處,即使感覺所有的人都背叛了你,世界上只剩下你一個人,不會感到孤獨和寂寞。因為總有一顆心與你在一起,有一雙眼默默注視著你,為你牽念,為你祝福,愛你勝過一切。如父親母親,如兄長姊妹,比愛人更瞭解你,比情人更懂得你,比朋友更親近,比親人更貼緊心靈。也許你會說,這就是藍顏紅顏吧,有點曖昧,卻比世間所有的情感更純淨。如金嶽霖與林徽因,一輩子DR-MAX

你若安好,就是晴天。風雨時,他會在你心頭撐一把傘;黑暗時,他會在你心裏點一盞燈;難過時,他會不厭其煩安慰你;哭泣時,他會給你一個胸懷;累時,他會把肩膀湊過來。他在的時候,你會感到溫暖,體會到深深的愛意。他不在時,你會牽掛,為他擔心:“這人怎麼了?不會有事兒吧?”過馬路,你會囑咐他:“注意安全DR-MAX!”天冷了,你會叮囑他“多穿衣!”他也常常這樣叮囑你,一樣的深情。

懂得,如一個童話,純真,清靜,不沾塵世半點塵埃。也許你認為它太過唯美,感覺有那麼一點兒不現實,甚至有點害怕,怕緣分很淺,幸福很短暫,怕有受傷和遺憾。把這份遲來的緣,深深藏在心底,不與任何人提起,不想任何人知道,只藏在心中最聖潔的地方,生怕有人驚擾了它。常在無人之處,偷偷拿出來獨享,感受兩顆心交融的幸福和快樂英語大使推廣計劃

在寂靜的深夜停下來用心審視自己的內心

01 (42)

初秋易寒,露水清淺,微微的薄涼,穿透了身體,也潤濕了心情。可能因為生在秋天吧,對於這個季節,似乎有著更深的情結,冰涼的清爽,明朗的高空,純淨的雲層,相宜的溫度,一切都是歡悅的,偶爾的不快,也會在舒適的潤澤中煙消雲散英語大使推廣計劃。一季秋,一個人,一座城,一份情,一紙念.........點墨留香,染紅霜葉。獨自上山,孤亭依舊,站在這座城的最高處,眺望山下,華燈閃爍,星火點點,彰顯出夜色闌珊的華麗。繁華深處,必然燈紅酒綠,觥籌交錯,心靈之處,可否真的快樂?

夜色淡雅,音樂舒緩,依舊癡迷於一首老歌,唯美的歌詞,清幽的旋律,輪回於耳畔。桌上一杯茶,氤氳的冒著熱氣。和墨一樣,喜歡茶,對茶,情有獨鐘,隨心泡茶,啜飲下兩杯之後,人間情暖,盡在其中,輕輕回味,清香,甘甜,苦澀,自知,所以說,茶也是醉人的,優雅地醉意,只有用心去品的人才能體會到。墨喜歡的二鍋頭我還真沒喝過,也是喜歡白酒,但絕不貪杯,如果遇到知己的桌上,更是無白酒不歡,哥們,姐們都有站著進來躺著出去的豪爽。或許,意,並不在酒,就是為了享受入心的那種痛徹淋漓的感覺,享受酒逢知己千杯少的美好而已英語大使推廣計劃

那日幾個好友在一起,當時因為頭痛,沒有同他們一樣喝白酒,喝了不少啤酒,也有些輕醉。散場的時候,一個很不錯的同學已經語不擇言了,他對別人說:“我們都不是她的心儀之人,所以她今天沒喝白酒。”聽到他的話,或許是酒精的作用,竟心事沉沉,莫名地心痛,眼前浮現一個模糊的身影。許多年前一場離別的盛宴,一杯一生都不會忘記的苦酒。人生若只如初見,記得他最喜歡這句,當年的他才華橫溢,年紀輕輕就擁有了一份成功的事業,仰慕他,癡迷他。傾心於他,最初只是遠遠地欣賞,溫柔的情愫,為他停留,一闋寫不完的詞曲,染紅愛情之海。
可是等到有一天真正走近,才發現,彼此的差距也如遙遙的海,他的完美,轟然倒塌,不管兩人如何的努力,彼此的距離越來越遠,有一段日子,愛,如一潭死水,難以成詩。最後分別,他的酒醉,他離去時落寞的背影成為了我終生的疼痛。那時年輕英語大使推廣計劃,不知情為何物,更不懂珍惜,不懂謙讓,輕率地就放棄了一段真摯的感情。從此,愛的苦海,浮浮沉沉,季節的路口,遺失了多少的明媚!

如今,寂靜的深夜,我習慣停下來審視自己的內心,重拾溫馨的明媚,修復缺角的靈魂。某些時候,我們必須面對真實的自己,面對過去,面對未來,面對責任,面對苦難,不虛偽,不逃避,不萎靡,不迷失。人生,誰擁有的快樂都是短暫的,卻是幸福的,而真正的幸福,是堅守真實的自己,尊重內心的真實,不違背靈魂的初衷,由此,我們寂寞而歡喜。歡喜這生的愉悅,死的悲壯,痛的徹悟,醒的明朗。同時,我欣慰地在感知人間的溫度,愛的溫度,情的溫度,真的溫度,活得安靜而簡約,內心飽滿而豐盈。

秋已至,霜色濃。一生,百度千轉,勸君長相知,勸君長常憶,勸君莫相忘,記得彼此間相愛的誓言,珍惜相守的感動,相依的溫暖,永不遺憾,永不離散。

人間清歡,輕醉紅塵,今夜,願與君共飲。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

QR 编码
QR